呱呱小说网 > 精品小说 > 穿越版流星花园:恋爱也倾城 > 穿越版流星花园:恋爱也倾城第17部分阅读

穿越版流星花园:恋爱也倾城第17部分阅读


    本站名【呱呱小说网】,网址:www.guaguaxs.com !

    你放心好啦,我不会叫你用你双脚走路的啦,我佯装是坐马车的啦。”

    结果,楚小草和她老妈齐齐地转过头去瞪他,异口同声地说:“闭嘴啦你!女人说话,男人不准插嘴啦!”

    高曾志觉得委曲,扁了嘴巴,但他是弱势群体,敌众我寡,只好来个好男不和女斗,乖乖地闭上了尊嘴。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妈妈,天色不早了,早点起程吧,要不,得赶夜路了。”

    她老妈点点头,又再次的拥抱楚小草,她老妈说:“女儿,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妈妈,拜拜。”

    她老妈又再说:“小草,记住,一定要幸福哦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也说:“妈妈,你也要幸福。”

    高志志伸出手来,小心翼翼地扶着楚小草老妈,一边回头,咧嘴一笑:“楚小草小娘子,你放心好啦,你娘嫁给我,肯定会幸福的啦。”想了想,高曾志又再说:“嘿嘿,因为,我比不上你娘强悍,只有你娘欺负我,没有我欺负你娘的份啦。”

    无奈(8)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,楚小草老妈就冷不防地伸出了脚,狠狠地往了高曾志的脚面跺去,一边骂:“叫你胡说八道!叫你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大概楚小草老妈跺得太狠,高曾志一声惨叫,顿时抱了他的左脚,自这边蹦到那边,又自那边跚到这边,嘴里不停地“哎呀哎呀”叫。蹦着蹦着,叫着叫着,无意之中瞧见楚小草看他,脸上似笑非笑。高曾志愣了一下,连忙把他的左脚放下,抱了右脚,蹦了两个后,又再右脚,换着抱左脚,一边歪头对楚小草解释:“这次我没有抱错脚。”解释完毕,高曾志又再“哎呀哎呀”叫,又从自这边蹦到那边,又自那边跚到这边。

    楚小草心情再不好,还是忍不住笑了个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这高曾志,太在趣了,比老顽童周伯通还要老顽童,估计老妈和他生活在一起,不会闷了。而且,他又是那么的爱她老妈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嫁的男人,自己不爱他不打紧,至少,他爱自己。

    楚小草老妈很不耐烦,瞪了高曾志,她说:“别叫啦,一个大男人,一点痛也受不得,还‘哎呀哎呀’的叫,丢不丢人现眼?”

    高曾志不服气,小声嘀咕:“男人也是人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老妈叉腰,眼睛瞪得比灯笼还要大,她说: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高曾志连忙说:“我没有说什么。我不过说,你,你,你好迷人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老妈再次瞪他:“快走啦,再不走,天就要暗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曾志连忙停止了杀猪般的嚎叫,抬头望了望天色,自言自语地说:“对哦,天气已不早了,快午晌了。”他跑到楚小草老妈身边,小心翼翼地扶她上车,接着,自己也跑了上去。然后,他把他的头,从了马车上伸了出来,对了楚小草说:“楚小草小娘子,后会有期哦。”

    后会的期——其实,是没期了。

    楚小草忍住泪水,依依不舍: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高曾志也说:“拜拜。”说完后忽然想起:“咦?拜拜是什么?”

    但马车已走远了,楚小草站在原地的身影,渐渐的远离,最后成了一个点,再最后便不见了。高曾志问不到答案了。

    无奈(9)

    老妈走后,楚小草心里空荡荡的。此时此刻的她,还真的是无家可归了。原来的那个茶铺,是她老妈租的,如今给房主收了回去。原来她老妈放心不下的,也是这点。

    但楚小草安慰她老妈说,不用担心,如今她住在“保安堂药铺”里,莫志安和莫素素对她很好——莫志安和莫素素是对她好,只是,楚小草没敢对她老妈说,她现在也不方便住他们家。莫志安和莫素素,正在准备办婚事,正忙着装修房子,又忙着筹备婚前一切,又哪来的闲心招呼她?虽然莫志安和莫素素没嫌弃,但楚小草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但不去莫志安和莫素素那儿,她又能去哪儿?

    哦,对了,去问先生,看看能不能住在德林学院。

    楚小草转过身子,忽然就看到了薛花泽,站了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她。楚小草惊喜交集,连忙跑了上前去,她问:“薛花泽,你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薛花泽说:“我来找你呀,怎么?不愿意见到我?”

    楚小草不好意思地笑:“没有啦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微笑:“我想邀请你到我家里作客呢,不知道你愿意不?”

    楚小草张大嘴巴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不禁一阵雀跃,哈哈哈,她是穿越遇到大贵人,人家薛花泽,亲自雪中送炭了。楚小草也不会说客气话,只会说:“薛花泽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薛花泽说:“用得着这么客气么?”

    楚小草傻傻的笑。

    薛府虽然比不上永平王府,到底也是大富人家,家道中落,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还要强,住的房子,也是金碧辉煌,美轮美奂。最紧要的,薛花泽在薛府是真真正正的老大,他无父无母,也没长辈,他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。薛家的下人也好,见到楚小草,也恭恭敬敬,叫她:“小娘子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说:“楚小草,你以后就住在这儿吧,想住多久便住多久,直到你回你的那个时代止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说谢谢啦。”薛花泽说:“我们是朋友是不是?朋友之间是要互相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要回去了(1)

    整个德林学院的人,都知道李明司快要成亲了,娶的是京城门当户对有钱人家的小娘子,日子就是定在这几天,城内有头有脸的人,都收到喜帖了,而李明司,因为要当新郎官了,自然也不到学院上课了。

    王格娜和罗绮虹很是幸灾乐祸,看吧,这便是楚小草不自量力的后果,她也不撒泡尿照照,看看自己是配不配。

    罗绮虹说:“嘿嘿,楚小草呢,我现在好想看她懊丧的样子。”她问王格娜:“喂,你说,那穷丫头,会不会哭肿了眼睛?”

    王格娜也投井下石:“难说哦,说不定不单单是哭肿了眼睛,还跳井自杀了说不定。她不是几天没来书院了么?嘿,要是我,就算没跳井自杀,也没脸皮来了。多不好意思呀,给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罗绮虹拍手:“说得也对。她哪好意思来?还敢跑来这儿丢人现眼嘛。”

    王格娜和罗绮虹互相看了一眼,顿时便“哈哈”大笑。

    谁知,她们两人的笑声还没有落,突然就远远的,看到一辆豪华地马车驶过来,那是薛家的。马车停下来后,一身雪白,衣冠楚楚的薛花泽先跳下马车,接着,他伸了手,把同样一身雪白,同样衣冠楚楚的楚小草扶了下来。楚小草虽然有点憔悴,但也没有别人想像那样,痛不欲生。甚至,她还仰起头,轻轻地对薛花泽笑了,似乎还说着什么,王格娜和罗绮虹距离得太远,听不清,但她们看到薛花泽也同样笑了。

    王格娜和罗绮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咦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待薛花泽和楚小草走远了,王格娜和罗绮虹互相看了一眼,气急败坏。要知道,李明司是德林书院里的第一白马王子,第二白马王子是薛花泽。想不到,楚小草,去了一个李明司,却拥有一个薛花泽。

    罗绮虹咬牙切齿:“气死我了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王格娜也跺脚:“楚小草这穷丫头,到底有什么好?为什么他们总是喜欢她?”

    罗绮虹说:“她运气怎么这样好?”

    要回去了(2)

    楚小草的运气还真的是好,刚刚到书院没多久,先生便把她叫了去,然后先生笑容可掬地对她说:“楚小草,我家的未央找人托了话来,说找到智尚大师了,未央还说,过两天,她和智尚大师回来,智尚大师答应帮助你,让你回到你的世界里去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兴奋,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真的?先生,真的?我真的可以回去啦?”

    先生微笑,点点头:“当然了,难道为师骗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楚小草还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先生说:“楚小草,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当然高兴啦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开心死,又是蹦,又是跳,最后忍不住,得意忘形地抱了先生,大声嚷嚷:“我要回去了!哈哈哈,我要回去了!”

    先生尴尬不已。虽然是师生,虽然他的年龄可以做楚小草祖父,毕竟男女有别,授受不亲,给人看到了可不好。到时候楚小草一走了之了,他还得呆在这个圈子里生活呢。先生连忙推开楚小草:“楚小草,要注意形象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哪管得这么多?她欣喜若狂,又是笑,又是跳,从了先生那儿跑出去,奔向薛花泽那个VIP教室,她要告诉薛花泽,她可以回去了,真的真的可以回去了,她要和唐朝拜拜啦。

    楚小草第遇到一个人,都会兴高采烈地对他说:“我要回去了!哈哈哈,我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别人看了她,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待楚小草走远后,他们便窃窃私语:“咦?你们说,楚小草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:“难说哦,李明司郎君成亲了,新娘不是她,说不定是受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不是有薛花泽郎君么?”

    “她好像喜欢的,是李明司郎君,而不是薛花泽郎君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有什么用?她又配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“楚小草也配不起薛花泽郎君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小草才不理那些流言蜚语,她喜欢谁都不打紧,重要的是,她要回去了,她可以回去了,她要回到二十一世纪去。

    要回去了(3)

    楚小草兴冲冲的冲进VIP教室,除了李明司,薛花泽,上官美作,沈西门都在,楚小草跑到了他们跟前,大着声音说:“我要回到二十一世纪了。先生告诉我,未央娘子找到智尚大师了,他们过两天就回来。我准备要离开你们唐朝,我准备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,上官美作,沈西门一愣,齐齐地看她。

    楚小草嘻嘻笑地说:“你们快恭喜我啊!我真的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说:“真还是假?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沈西门说:“啊,你要回去了。”他没精打采:“你走后,估计这儿就不好玩了。楚小草,你在这儿,才有趣呢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笑:“你们有趣,我可不有趣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问:“楚小草,你们那儿,真的很好么?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当然了,我们那儿,要比你们先进一千多年,当然比你们这儿好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不服气:“有什么好?说来给我们听听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语的薛花泽也开了口,他说:“我也想知道,你们那儿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我们那儿有电灯。你们不知道电灯是什么吧?天黑了,开了电灯,周围很光亮,如果灯光够,还像了白天那样。不像你们这儿点蜡烛,还昏暗一片。我们那儿有电视,打开了,有很多东西看。还有电话,有电脑。知道什么是电脑不?电脑是人类发明的一种先进的科技,既能玩游戏、听音乐、看VCD,还能用来打字、画画……哦,对了,也对聊天,能视频,哪怕两人相隔一千里,一万里,也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,看到对方的人头像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,上官美作,沈西门听得一头雾水,不懂得楚小草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楚小草才不管,兴致来了,还拿了毛笔,给他们画些现代的东西,尽管楚小草没有美术天分,画出来的东西五不象,不过没关系了,就算画得差了十万八千里,估计薛花泽,上官美作,沈西门他们也不懂得。

    要回去了(4)

    楚小草先画了飞机,她说:“这是我们最快的交通工具,当然,火箭除外。火箭不是交通工具,是科学家们坐去月亮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惊叹:“你们那个时代的人,能上月亮啦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能啊,不过科学家们能,我们普通人暂时不能。这个像蜻蜓的,是飞机。在唐朝,最快的交通工具不过是马,从京城来这儿,日日夜夜赶跑,也要两天时间,对不对?如果坐飞机,一天可以来回十几次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又画了火车,说:“这个像蜈蚣的东西,是火车,可以坐很多人。”又画了公共汽车:“这是城市最长见的交通工具。很多人坐了它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上班?”薛花泽问:“什么是上班?”

    楚小草想了想,又这样解释:“先生到这儿上课,也叫上班,伙计到酒楼开工,也叫上班,官员到衙门坐堂,也叫上班。我们那儿,男女平等,成年男女,都上班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呢,皇上上朝,也叫上班?”沈西门问。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不,我们二十一世
《半翼》无弹窗
纪,没有皇上。民主选举,能者上,四年评选一次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,上官美作,沈西门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我们那儿,男女平等,一夫一妻制,男人不准纳妾,要不会判重婚罪。如果丈夫不好,妻子也可以提出离婚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瞧了瞧沈西门,不禁笑:“西门,应该叫你爹去二十一世纪。”

    沈西门也笑:“他才不愿意去,估计就是打死他,他也不去。”想了想,沈西门又再说:“换了我,我也不愿意去。嘿嘿,我还是呆在我们唐朝好,毕竟熟悉这儿,人家的世界,我们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薛花泽若有所思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倒是对那儿感兴趣,如果我能去,嘿,我倒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上官美作,沈西门,楚小草齐齐看他,上官美作说:“不是吧?花泽,你也受楚小草毒害,也向往二十一世纪?”

    薛花泽淡淡一笑:“不过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要回去了(5)

    过了两天,苏未央果真带着智尚大师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智尚大师,四五十岁的年龄,身材高瘦,一身清气,一看就知道是个得道高僧。他看了看楚小草,掐了一会儿手指,然后微微地笑:“小娘子运气甚不好,如果你再迟点,可能就回不去了,你那边的肉身,快支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呆了一下,连忙问:“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?”

    智尚大师闭上眼睛,又再掐着手指,良久,他才睁开眼睛说:“后天是月圆之夜,在零时的时候,你便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智尚大师叫楚小草拿了一个八卦阵图,叫了楚小草闭着眼睛,跟着感觉走,没有目的地,走到自己不想走,感觉叫你停了,你就停。智尚大师说,是要寻找楚小草回去的地方。不是每一个地方,都可以回去的。如果这个地方找不到,哪怕日子对了,时辰对了,楚小草也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所谓的八卦,是我国古代的一套有象征意义的符号。用“一”代表阳,“—”代表阴,用三个这样的符号,组成八种形式,叫做八卦。每一卦形代表一定的事物。乾代表天,坤代表地,坎代表水,离代表火,震代表雷,艮代表山,巽代表风,兑代表泽。八卦互相搭配又得到六十四卦,用来象征各种自然现象和人事现象。

    楚小草不懂,她怎么懂得这些?

    楚小草闭着眼睛,乱走。走了很久的一段路。感觉上,她到了薛花泽常常去吹笛子的竹林,然后她穿越过竹林,终于,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智尚大师一直跟在楚小草身后,楚小草听到智尚大师说:“好了,你可以睁开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跟前,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。

    楚小草疑惑地看着智尚大师。

    智尚大师笑:“便是这个地方了。”智尚大师又说:“后天晚上,是月圆之夜,你就到这儿来吧,在零时的时候,你便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要回去了(6)

    楚小草的心情,不懂得如何形容,还没能回去的时候,老想着回去,待可以回去了,心里却感觉到很惆怅,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楚小草回去的那天,刚好是李明司成亲的日子。

    想着李明司,楚小草的心,便有说不出的痛。

    楚小草知道,她回到二十一世纪了,她还是一个十八岁的青春妙龄少女,但李明司不了,李明司已是千年身。从此以后,楚小草和李明司,真真正正的阴阳两隔。

    楚小草感到无限的悲伤。

    她郁郁不乐。

    同样郁郁不乐的,还是薛花泽。

    薛花泽何尝不是悲伤难过?他爱楚小草,并不比李明司少,就算楚小草不爱他,但他也感到开心满足,至少常常能见到她。现在楚小草要回去了,以后,他连见到她的希望也没了。尽管如此,薛花泽还是压住了心中的悲和痛。喜欢一个人,总得为她着想。

    薛花泽去找了李明司。

    李明司来了。是,无论如何,他要见楚小草一面。不见,李明司不甘心。从此以后,他就乖乖的做人家的丈夫。不管他娶的那个女人如何,他也要对人家负责。那是他的命,他逃不过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生死离别,而胜似生死离别。李明司和楚小草两人互相对看着,有说不出的无奈,也有说不出的绝望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很久,楚小草说:“李明司,以后,忘记我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很久,很久,李明司回答:“你说,我能把你忘掉吗?”

    楚小草低头,楚小草说:“对不起,李明司。”

    李明司问: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?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原谅我的自私,不愿意为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李明司看她,良久,良久,终于,他幽幽的,叹了一口气:“如果我是你,我也选择回去,毕竟,你不属于这儿。我也自问我自己,如果你留下了,我能带给你快乐吗?答案是否认的,不能!”

    要回去了(6)

    楚小草哭了,冲了上前,抱住了李明司。

    李明司也拥抱楚小草,他也哭了。两人哭了又哭,哭了又哭,泪水已快流成河了。临别的时候,李明司掏出了一只小小的玉佩,给了楚小草,李明司说:“这玉佩,是一对的,现在送给你一个,有一个我留着。如果,你能够带回去的话,希望你看到它,就像看到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点点头,咽哽着:“我永远不能忘掉你的。”

    再不舍,楚小草还是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在那个月圆的日子里,送楚小草的,除了智尚大师,还有先生,苏未央,薛花泽,沈西门,上官美作。李明司新婚之婚,肯定没有来。莫志安和莫素素也是刚巧这个日子成亲,楚小草没有告诉他们。毕竟,这么忧伤的事。

    楚小草站了在枯井旁边,一一的拥抱每一个人。楚小草先拥抱智尚大师:“谢谢你,让我回去。”然后拥抱苏未央,楚小草说:“谢谢你,这样的帮助我。”拥抱先生的时候,这次先生没有推开她,楚小草说:“先生,谢谢这些日子来包容我,我给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拥抱上官美作:“我在唐朝,认识你这个朋友,很开心。”又再拥抱沈西门:“你也是个很不错的朋友。”最后楚小草拥抱的,是薛花泽:“谢谢你,这么的爱我,谢谢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,除了薛花泽,每个人都忍不住哭了。薛花泽没有哭,只是看着楚小草,不住地看,不住地看,还微笑着。

    时辰到了,楚小草站了在枯井前,她说:“各位,再见了,祝大家,永远快乐,开心。”说完后,楚小草便闭上了眼睛,往了枯井跳去。在跳的那一瞬,薛花泽忽然冲了过来,拉住了楚小草,在众人的一片惊叫声中,楚小草感觉到薛花泽,也随她跳到了枯井了。

    枯井很暗,楚小草什么也没看见,她只感觉到她和薛花泽的身子,不停地在枯井里,跌啊跌,像跌到一个无尽的深渊,耳朵的风声,“呼呼”地响。然后,楚小草再感觉到她的灵魂,开始离散,抛弃了她的身体,再接着,飘忽到高空处,在无尽的空间,飞速地滑行……

    回到现代(1)

    楚小草觉得很难受。很难受。楚小草还感到口干舌燥,头痛欲裂,浑身像散了架一样酸痛。而且,楚小草觉得眼皮好沉重,仿佛压了千斤重量,但楚小草还是艰难的,努力的睁开,睁开,再睁开。终于,楚小草看到了一道白色光芒,这光芒,强烈地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楚小草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白光过后,眼前的景物,一阵扭曲,由远而近,再后来,楚小草便很清楚的,看到了眼前的景物: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床,她身上盖的是白色的被子。

    有人走进房子来,楚小草转过头来看她。

    是一个穿了粉色大褂,护士打扮的女子走进来。

    楚小草张大了嘴巴,呆呆地看她,不禁“啊”的一声大叫。护士听到她叫了,也大吃了一惊,连忙走了近来。她看她,然后很惊喜:“啊,楚小草,你醒了过来了啊?哎,你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像想起了什么,急忙奔了出去,过了一会儿,有几个穿白马褂的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,他们把楚小草团团的围住,又是翻楚小草的眼睛,又是查看楚小草的呼吸,又是检查楚小草的脉搏,还有看楚小草的心智是否正常。

    兵荒马乱一番。

    接着,那个好像是主治医生的脸上,喜形于色:“啊,病人居然醒过来了。”又再接着说:“病人能清醒过来,一切便不碍事,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是的,楚小草醒了过来,她回到现代来了。

    楚小草虚弱地问:“我爸呢?”

    刚才那个护士说:“刚才还在,和你阿姨也在。后来你阿姨肚子突然痛,大概要生孩子了,你爸连忙扶她到楼上的妇产科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哦。”

    由于刚刚醒来,楚小草太虚弱,没一会儿,又再昏昏。楚小草不知道她睡了多久,醒来的时候,看到她老爸坐了在她的床口,一脸的狂喜:“女儿,你终于醒了,太好了!”过了一会儿,他老爸又再说:“小草,你醒来的时候,阿姨刚好也给你生了个弟弟。小草,你做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心中也喜悦:“真的?我做姐姐啦。”

    啊,这可是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回到现代(2)

    楚小草要过一天,才能下地。

    楚小草下地后,第一件事便要看阿姨。阿姨看到楚小草了,也开心,忽然就热泪盈眶起来,她喃喃地说:“小草,你醒来了,你醒来了!真好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上前去拥抱阿姨,楚小草说:“阿姨,谢谢你,那么关心我,常常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阿姨惊诧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楚小草笑: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又和阿姨拥抱。

    楚小草老爸站在旁边,忍不住抹起眼泪来。这皆大欢喜的结局,是他意想不到的。女儿醒过来了,儿子又出世了,妻子那么贤惠,女儿也喜欢她。楚小草老爸觉得,上天待他还真不薄。

    楚小草问:“我弟弟呢。”

    阿姨说:“护士抱他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问:“弟弟乖不?”

    阿姨回答:“不乖,老是哭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说:“干嘛不打他屁股?”

    阿姨失笑:“他那么小,打他又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然听到一阵哭声,哭声由远而近,阿姨说:“你弟弟洗完澡了。”果然,话刚说完,便有一个护士把弟弟抱了进来。弟弟小小的,憋红了脸,哭了个不停不歇。

    楚小草伸了手,抱了他。奇怪得很,楚小草刚刚把弟弟接过,弟弟便停止了哭,然后睁了一双眼睛,看楚小草。楚小草也看弟弟,逗着弟弟玩,一边说:“这才乖嘛,哭了就不乖了。”楚小草怀里的弟弟,忽然笑了。楚小草一怔,咦,他的笑,怎么这样熟悉?

    阿姨很喜悦:“小草,弟弟似乎很喜欢你这个姐姐呢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得意:“当然啦,谁叫我是他姐姐。”楚小草问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阿姨说:“还没取呢,小草,你说,弟弟叫什么名字好?”

    楚小草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叫楚小泽,好不好?”话刚说出口,楚小草便吓了一跳,楚小泽?那“泽”,不是薛花泽的“泽”?楚小草又再看他弟弟,他弟弟,突然就对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啊,楚小草明白过来了,她弟弟的前世,便是薛花泽。当时,薛花泽跟了她一起跳进枯井了,也是跟了她,回到二十一世纪来了。楚小草醒来的那一刻,正好是弟弟出生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阿姨和老爸都说:“哎,楚小泽这名字好听,那弟弟就叫楚小泽吧。”

    弟弟肚子饿了,阿姨接过,喂他奶。

    突然,病房里冲进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子,十八九岁的模样,他一边叫,一边走了过来:“姐姐!姐姐!”待走进来了,发觉得屋子里的人都不认识,很是惊诧:“咦,我姐姐呢?”又问:“这不是809房吗?”他看看门口,拍了一拍脑门:“晕,走错了房,这是806。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小草觉得声音熟悉,转过头看他,顿时如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啊,他,是李明司。

    楚小草连忙追了出去:“李明司!李明司!”

    男孩子回过头来,惊诧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啊?”男孩子的颈项上,挂着一个小小的玉佩,这个玉佩,也和楚小草的颈项上玉佩一模一样。楚小草眯起了眼睛,笑了,她说:“我当然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啊,都来了,都到二十一世纪来了。

    楚小草又再笑了。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本文由提供下载,更多好书请访问/

    呱呱小说网手机版域名:m.guaguaxs.com 请书友保存!
分享到: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